快捷搜索:  创意文化园  test  as  www.ymwears.cn  ?????  1904  1840  2064

usdt自动充提教程网(www.6allbet.com):悲情才女蔡文姬的人生谜团(中)

原题目:悲情才女蔡文姬的人生谜团(中)

悲情才女蔡文姬的人生谜团(中)

《胡笳十八拍》图卷(第十八拍)。南宋佚名

1959年,郭沫若编剧、朱琳(左)等演出的历史剧《蔡文姬》。

颐和园长廊彩画中描绘的蔡文姬归汉后拜谒父亲墓。

蔡文姬的作品有《悲愤诗》(五言古体和骚体二首)、《胡笳十八拍》,共三篇。这三篇都存在真伪争议,特别是《胡笳十八拍》显著不是蔡文姬作品,而《悲愤诗》二首是同一个主题、同质的内容,只是文体差异,一个人还不至于这样无聊地重复创作。

《悲愤诗》是否蔡文姬所作?

第一个跳出来质疑《悲愤诗》二首的是苏轼,他在《题<蔡琰传>》中写道:“今日读《列女传》蔡琰二诗,其词明了感伤,颇类似所传木兰诗,东京无此格也。建安七子,犹修养圭角,不尽发见,况伯喈女乎?又琰之流离,必在父死之后,董卓既诛,伯喈乃遇祸。今此诗乃云为董卓所驱虏入胡,尤知其非真也。盖拟作者疏略,而范晔荒浅,遂载之本传,可以一笑也。”

总体而言,对这两首诗疑点有:一是《悲愤诗》不似东汉诗歌气概;二是蔡文姬“为胡骑所获,没于南匈奴左贤王”,而诗歌中“董卓乱天常”“卓众来东下”“长驱西入关”等控诉的是董卓的羌兵抢劫;三是蔡邕备受董卓欣赏,蔡文姬应该是在董卓和蔡邕都死了之后,才沦落在匈奴部落中的,但诗歌中“家既迎兮当归宁”(家人来迎我啊我当回家探怙恃)、“感时念怙恃,哀叹无限已”等,显著她被掳走时还不知道父亲已经死了,既然另有一个姐妹一个幼弟,怎么能说“既至家人尽,又复无中外”(家人和内外亲戚都死绝了);四是骚体诗中“历险阻兮之羌蛮”与蔡文姬被南匈奴掳走的事实不合,而且诗歌中形貌的地理环境,如“沙漠壅兮尘冥冥,有草木兮春不荣”,与南匈奴所处地域河东平阳(今山西南部临汾一带)地理环境不合。

著名历史学家范文澜、郭沫若等都对《蔡琰传》收录的两首《悲愤诗》示意过嫌疑,虽然历史学家谭其骧对郭沫若等人的看法逐一进行了反驳,但照样缺乏力度。郭、谭争论最大的两个焦点问题,一是蔡文姬被掳走的年月,即是在蔡邕死之前照样死之后;二是诗歌中形貌的地理环境是否与南匈奴所居地相符。

,

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,

对此,谭其骧和古典文学家余冠英为了自作掩饰,把蔡文姬被掳走的事宜形貌得极其曲折,他们以为蔡文姬是在东汉初平三年(192年),蔡邕死之前,在原籍陈留圉县就被董卓部将李傕等部众中的胡骑所掳获。差异的是,余冠英以为蔡文姬被李傕等掳走后,到了兴平二年(195年),南匈奴左贤王打败李傕后,又落入了南匈奴部落,这样就相符《后汉书》的纪录;而谭其骧以为,蔡文姬在192年被掳走后,并无到兴平中又被南匈奴部众掳获的事,她被掳之后,就马上北行进入了羌蛮区域,即今陕北高原,再向北到南匈奴故地美稷,即今内蒙古准格尔旗一带,这样一来诗中形貌的地理环境就与南匈奴故地相符了。

可是问题又来了,南匈奴早就内迁,他们栖身地显著应该是河东平阳一带,而不是在南庭故地。谭其骧先说,若是“南匈奴”是指留居在内蒙古故地的一部分,地理环境与所形貌的就正相相符。但《后汉书》纪录的是蔡文姬没入南匈奴左贤王(也作右贤王),南匈奴左贤王就在河东平阳。谭其骧在厥后证实《胡笳十八拍》是伪作时,又指出郭沫若的《蔡文姬》剧本最成问题的,是将单于和右贤王安排在南庭故地,这时右贤王侍卫天子东还许都,然后归国,回到了原出发地河东,不可能是南庭。这不是前后矛盾吗?

蔡文姬作《胡笳十八拍》可能性很小

有意思的是,相对于《悲愤诗》的真伪问题,论及《胡笳十八拍》作者是否为蔡文姬时,郭沫若和谭其骧两人的看法来了个对换。

以郭沫若为首,“坚决信赖那一定是蔡文姬作的”,一定派有高亨、萧涤非、胡念贻、熊德基、张德钧等文史专家,否认派则有谭其骧、刘大杰、刘开扬、李鼎文、王达津、王运熙、刘盼遂、胡国瑞等专家。厥后《光明日报》“文学遗产”编辑部把争论的文章集结成《胡笳十八拍讨论集》,虽然“作品的真伪问题应该解决”,但最终照样没有定论。到现在,一样平常以为《胡笳十八拍》是民间创作,经由历代文人修改的作品,反正是蔡文姬原创的可能性异常小。

谭其骧指出,《胡笳十八拍》所述“城头狼烟未曾灭,沙场征战何时歇”,完全不相符东汉末年胡汉和平的关系。他以为《胡笳十八拍》是一篇能够相当深切体会蔡文姬心情、情绪炽烈而真切的动听好诗,但它应是出于离蔡文姬时代已远,不领会蔡文姬所处时代背景及其履历的作者之手,是一篇拟作。

其他否决《胡笳十八拍》作者是蔡文姬的看法,归纳综合有:一是自魏晋到隋唐,五百年间,《胡笳十八拍》这样优异的作品却不见著录、叙述和征引。若是蔡文姬真的写了这篇独具一格的长篇叙事诗(长达1297字),为何《后汉书·蔡琰传》不提,《昭明文选》《玉台新咏》不选,《晋书》《宋书》乐志不载,钟嵘《诗品》、刘勰《文心雕龙》不品不评。记叙建安年间恋爱悲剧的《孔雀东南飞》就被《玉台新咏》收录,同样被收录的另有《木兰辞》,也许《胡笳十八拍》与《木兰辞》(都是被北宋郭茂倩《乐府诗集》收录)的成稿类似。

二是诗中形貌的地理环境与蔡文姬沦落南匈奴地域不符。南匈奴内迁居河东平阳一带,和陇水、长城相去两千余里,不可能泛起“夜闻陇水兮声呜咽,朝见长城兮路杳漫”这样的内容。另外,南匈奴栖身的河东平阳一带,汉代时农业已很蓬勃,而诗中“逐有水草兮安家葺垒”“草尽水竭兮羊马皆徙”的生涯习性与“疾风千里兮扬尘沙”的气象环境,完全是塞外风光。

三是“羯”族名是到了晋代才有,汉魏时代不可能泛起,也没有作为族名泛起过,但诗中泛起了“戎羯逼我兮为室家”。另外诗中对胡人的称谓纷歧,民族关系杂乱,既有“戎羯逼我兮为室家”,又有“羌胡蹈舞兮共讴歌”,羯与羌并非一族。而且诗歌中胡人与汉王朝战争不停,这种敌对关系不相符汉末事实,倒是很相符两晋南北朝时代。所以说《胡笳十八拍》甚至“文姬归汉”的故事,都是五胡乱夏、南北僵持的时代产物,像郭沫若写“文姬归汉”也是为了“替曹操翻案”,别有所指。

四是《胡笳十八拍》与汉魏诗歌气概文体不相符,而且汉魏的诗人不可能引用六朝的诗句。如第六拍“冰霜凛凛兮身苦寒,饥对肉酪兮不能餐。夜闻陇水兮声呜咽,朝见长城兮路杳漫”,语言尚显古朴,再看第十拍“城头狼烟未曾灭,沙场征战何时歇?杀气朝朝冲塞门,胡风夜夜吹边月”,声律铿锵协调,对仗极其工致,都是七字句,但与汉魏的七言古体差异太显著了,这完全是齐梁体甚至七律唐诗的句法。此外,诗歌中还泛起了袭用六朝成句的情形。如“夜闻陇水兮声呜咽”借用了北朝民歌《陇头歌辞》“陇头流水,鸣声呜咽”;“日暮风悲兮边声四起”完全搬用了六朝人创作的《李陵答苏武书》中的“但闻悲风……边声四起”;“我非贪生而恶死,不能捐身兮心有以”一句与《李陵答苏武书》中李陵为自己未能死节的辩解类似,“陵岂偷生之士而惜死之人哉……然陵不死,有所为也”,“心有以”和“有所为”表达的意思都是一样。

发表评论
sunbet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