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5官网(www.a55555.net):两部《误杀》都是十亿票房量级,电影IP化真就这么灵?

作者: 娱理@何小沁

电影《误杀2》上映两周,票房已突破8亿元,最终票房预计会在10亿元左右。

从剧情上来说,《误杀2》并非两年前的《误杀》续集,完全是新主角、新背景、新故事。为什么这个被改装进误杀IP的新故事能够被主流观众接受,在影市寒冬中继续拿下10个亿票房?“误杀”这两个字,是否已经具有品牌价值?

几年前电影市场火热的时候,“IP”曾是一个吸睛的筹码。但那时被提及的IP多数是为了借势,很少有人愿意从零开始去构建一个IP、一个宇宙。《误杀》系列再次成功,背后有怎样的筹划过程?能否给当下急需寻找新出路的中国电影产业带来一些启发?

建组:“还是那个味儿”

编剧刘吾驷记得,2020年春天的某一天,公司通知第二天要开《误杀2》的第一次讨论会。当天晚上,他把《误杀》男主角李维杰入狱后的故事开头都想好了,没想到第二天去一听,要做的是一个全新的故事,男主角不再是李维杰了。

《误杀2》的另一位编剧 *** 之前就写过第一部《误杀》。《误杀》还在热映的时候,他的小孩得了一种罕见的心脏疾病,他在心脏科病房里住院陪护了一段日子,整个人焦头烂额。后来孩子病情稳定下来,陈思诚找他聊《误杀2》的想法,故事中的父亲让他非常能够感同身受,于是他便顺理成章进入了《误杀2》项目组。

他们两个都是陈思诚公司的签约编剧,之前都参与过唐探系列的项目。年轻的刘吾驷擅长写类型片,个人偏好是动作暴力犯罪类型;而 *** 年龄稍长,成为编剧之前是一名老师,也写小说,父亲的身份使他更擅长写亲情、情感。监制陈思诚把他们组合到一起,用意也很明显:希望《误杀2》能是一部既有感人至深的情感浓度,也有类型片的娱乐观赏性的电影。

《误杀2》,肖央饰演的父亲和影片中的孩子

除编剧之外,监制、主演、美术、声音、剪辑等部门的核心骨干都是从《误杀》延续下来的,首先在制作上保证了系列的调性一致,“还是那个味儿”。

戴墨之前署名导演的作品虽然只有《唐人街探案》网剧中的一个单元,但实际上已经在陈思诚身边多年,做一些越来越靠近导演的职位,跟编剧,包括团队其他主创的磨合已经十分默契,这次他以独立导演身份执导了《误杀2》。

“一开始知道这个项目,我其实挺抵触的。第一部的成功无形中会给你很大的压力,它的口碑,它的票房都在你的脑袋顶上,你要不要超越它?你怎么超越?你当然还是会憋着一股劲儿,想要去做得更好。”戴墨导演说。

《误杀》片场照,导演戴墨,主演肖央、任达华、文咏珊、王昊泽

他们的工作模式是,大家先一起聊大概一个月,聊出《误杀2》的大致故事主干,然后每个人分头写自己的剧本,之后回来一块比对、讨论、修改。

“当时我们以为主干已经聊得非常清晰了,没想到拿回来的剧本南辕北辙。我们各自写了三稿,风格都完全不一样,后来我们就都搬到酒店公寓住了一个月,大家逐渐融合成了一稿。”刘吾驷回忆道。

一开始《误杀2》依然计划要去泰国取景拍摄,戴墨还专门为勘景去了泰国两个月。结果泰国疫情越来越严重,不得已只得改为在国内搭景的方案,在广东江门改造了一条老街,用了60天时间高效准时拍完。

改编:不要复制,要原创

*** 向娱理工作室表示,最初有人建议陈思诚翻拍《误杀瞒天记》的时候,陈思诚其实也非常犹豫,他不想做复制别人的工作。他回去反反复复看了好多遍原版,发现这个故事框架可以作为一个载体,在里面加入他自己想表达的很多东西,才决定做这个系列。

“他之前总跟我们讲,复制没有意义,你要去创造出新的东西来,要写你真正要表达的内容。”

《误杀2》同样也是一部改编作品,原版是2002年的美国电影《迫在眉梢》。片方没有刻意回避翻拍这一信息,相比原版,《误杀2》做出了很大的改编。

第一是结构上进行大篇幅删减,掐头去尾,从经典三幕式叙事变成几近单一密闭空间内的紧张戏份。

主创们将《迫在眉梢》仔细拉了片,认为从专业角度来看它的剧作非常好,经典结构,几乎是完美的。但它是接近20年前的电影了,现在的观众早已习惯了快速阅览信息,再在电影院看那种传统叙事结构可能就不太坐得住了。

所以他们改了结构,一上来就抓住观众的眼球,让大家的注意力随着林日朗的犯罪举动集中到医院急诊室里,然后再交代这个人身上发生了什么,通过倒计时台词时刻保持紧张节奏。

第二是加了一条女新闻记者的独立故事线。

刘吾驷说,第一部《误杀》英文片名的意思就是“乌合之众”,反思自媒体时代大众很容易受舆论引导、作出片面判断的现象。《误杀2》延续了对这一主题的思考,女记者出场时是偏负面的形象,为了抢流量不择手段,“但人都是多面的,也是不断变化的,后来当她被所看到的黑暗现实所震动的时候,她发生了改变。”

,

澳5官网www.a55555.net)是澳洲幸运5彩票官方网站,开放澳洲幸运5彩票会员开户、澳洲幸运5彩票代理开户、澳洲幸运5彩票线上投注、澳洲幸运5实时开奖等服务的平台。

,

第三是整个后半部分的故事几乎都重写了,多重反转为故事加入了悬疑元素,主角林日朗有了跟原版截然不同的结局。

“我们都觉得《迫在眉梢》的结局太理想主义了”,编剧 *** 说,“而且有很多宗教色彩的东西在里面。男主角祈祷奇迹的出现,最后奇迹是用什么来表现的?是用影片的开头,一个跟这个故事毫不相关的陌生女性出车祸死了,于是你的孩子可以做心脏移植手术了,得救了。

这样的情节表现方式,西方观众可能不会多想,觉得都是上帝的安排。但我个人心里会有点不舒服,你祈祷来的奇迹是以别人的生命为代价实现的。”

《误杀2》里林日朗为自己选择的结局,既用到了原版中出现过的元素,又让观众充满意外,意外之后再细想也会觉得非常合理。“我是一名父亲,如果哪天我的小孩也面临同样的局面,我也会愿意这样做。” *** 说。

包装:之所以“误杀”能形成一个IP

续集是一个完全重启的故事,从市场角度来说是一个冒险的举动。一旦观众发现跟前作没有任何相关之处,续集便有了蹭IP、“挂羊头卖狗肉”之嫌。

《误杀2》的票房数字证明,他们这次的冒险是成功的,十亿票房再次夯实了“误杀”二字的品牌价值。主创是如何做到的呢?

《误杀》李维杰的故事其实已经没有太大的后续发展空间了。它之所以能受到观众肯定,一个是因为悬疑犯罪类型片的紧张感,一个是亲情的情感支撑,还有关于“误杀”和阶级固化的反思,以及演员表演张力、迷影元素等一些细节趣味。

那么《误杀》续集要做的就不是继续写李维杰一家的故事、直到编不下去了为止,而是要延续《误杀》的成功经验,通过统一的内核、多层次的关联来实现一个IP的成立――

《误杀》《误杀2》讲的都是一名父亲为了孩子对抗全世界的故事;

两部《误杀》剧情中都可以拆解出很多层“误杀”行为。《误杀2》里一名患者差点就误杀了一名好医生,林日朗“击毙”特警、直到揪出真正的幕后黑手之前都是在误杀,围观群众对当事人的判断也充满了“误杀”……因此《误杀2》并不是强行被塞进这个系列,而是恰好都以“误杀”为题眼展开故事;

两部电影的深层主题也有高度一致性:《误杀》以警察局为核心场景,《误杀2》则是医院,这两个场景触及到了大众可能能接触到的不公平层面。“阶层固化是世界各个国家都存在的问题,我们相当于做了一个架空的地区,代表人类都可能遇到这样的问题。”编剧表示;

《误杀》的迷影情怀也得到了延续。一开始编剧们做的《误杀2》男主设定都是底层苦力,监制陈思诚建议改成一名编剧,与《误杀》李维杰的影迷身份呼应,同时编剧的职业特性也可以运用到犯罪手法中。刘吾驷顺着编剧的身份设定想出了一个好玩的、平行时空一样的彩蛋,让编剧林日朗实现了Plan C,给看完结尾沉浸在难过情绪中的观众送去一些温暖;

《误杀2》,肖央、文咏珊和影片中的孩子

另外, *** 表示他们还在剧情中埋伏了一些“编剧的小游戏”。举一个例子,《误杀》里拉温一直在找的儿子,尸体其实一直都在她的脚下;《误杀2》里林日朗一心想找到心脏源,没想到最后就在楼上。诸如这样一些与第一部呼应的小彩蛋,留给影迷去解读。

陈思诚的“宇宙”野心

无论国内国外,打造IP的思路通常都是把电影拍成连续剧一样的故事,近年来好莱坞传统大IP纷纷陷入创作瓶颈,出现了很多狗尾续貂的批评声。

通过类型或主题的一致性来形成IP的例子,华语电影不是没有,比如港片迷会追的“窃听”系列、“拆弹”系列、“反贪”系列等,它们的故事就不一定是连续的。但这样的IP目前只体现出了一定的票房商业价值。在好莱坞,票房只占三成收入,更广阔的市场空间都在后产品开发上。

《误杀》系列如果发展下去,今后还能继续容纳世界各地的悬疑犯罪类型文本,在已经得到过市场检验的故事框架的基础上,再去加入更适合中国本土、更有作者表达的内容。

在“误杀”之前,陈思诚就已经成功打造过一个更大的IP宇宙,就是“唐探”――唐探系列有三部电影,有一季网剧,有漫画,有无数周边衍生品,目前仍在继续拓展侦探宇宙。未来陈思诚要做的几个项目,也都是IP化、宇宙化的开发方式。像他经常对刘吾驷他们说的,“法无定法”,要去不断尝试开发新形式、新内容。

“我觉得他有时候的一些视角、他的格局比较高。他认为一部电影能够带动的产业是有限的,一个IP能带动的东西更多,环球影城里的IP都是系列电影,给观众的记忆点会更深。”戴墨导演说。

演员肖央也觉得,“他格局比较大,很多事情都比较有创意。每次创新的东西肯定有,但也会延续成功经验,因势利导重新布局,属于我们这一代电影人里比较务实的一个,也想得很清楚。而且他不仅仅是从行业本身去考虑问题,也从电影和时代的关系去考虑。在国产电影里有这样意识的人是不多的,他觉得好莱坞这方面做得很好,我们也要有自己的品牌。”

《误杀2》片场,陈思诚

在尝试拓展“宇宙”的过程中,陈思诚还一步步发掘和锻炼了一批很有商业类型片潜力的编剧、导演。先是通过公司笔试、考核、签约的方式让这些年轻创作者有基本的工作生活保障,然后内部不断进行比稿、良性竞争,让这批创作人才能够尽快积累经验成长起来,然后独立去拓展新的内容板块。如前文提到的,《误杀2》导演戴墨就是通过《唐人街探案》网剧等项目积累了丰富的导演经验。

提到陈思诚的IP思维,媒体常用“野心”一词来形容。如果确实对中国电影产业有利的话,这样的“野心家”以后不妨再多一些。

《误杀》片场,导演戴墨和主演任达华

添加回复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